秋葵视频ios官网二维码下载

这股明军的战力远超清军的意料,人马旗鼓相当,但短短半盏茶功夫竟被对方砍了三分之一,这让他们又惊有恐,又见圈外有人射箭猎杀,头目勃然大怒,拍马便朝常宇奔去,同手挽弓瞄准。

正待射出刹那,突然一道寒光从马腹下掠过,战马一声长嘶,前蹄被削断摔倒在雪地里哀嚎,马上人倒也强悍,顺势滚地,翻身而起,捡刀便朝雪地里那浑身泥泞的一个魁梧大汉砍去。

又是一道寒光,清军头目的头颅掉在雪地里,染红了一大片。

吴中扬刀狂吼:“老子也杀鞑子了,老子也杀鞑子了”。

突闻耳边噗通一声,扭头一看,却见一清军摔倒在身侧,手里握着刀,一支利箭从左眼贯脑,原是一个要偷袭他的人,被常宇一箭射杀。

“你这个装逼货不要命了啊”小太监打马狂奔而来,经过吴中的时候,伸腿一脚把他踢翻在雪地里。

转眼之间清军折损过半,这股明军战力之高远出乎他们意料,个个勇武且毫不畏惧,怪不得敢找上门来。

加上头目战死,对方还有个箭术高手在外围捡漏,地下还有个玩刀的,杀人屠马如砍菜瓜一样恐怖。

清军胆寒,一声呼哨四下散开,他们要逃了!

“围住,一个都不能放过”常宇见机早,大喝一声,抬手射杀一人,打马便奔着一清军追了过去。

清军马术精湛,一边打马狂逃,一边竟还可以回首张弓,追击的太监军猝不及防,被射翻几人,距离便渐渐拉开。

这更激起常宇的怒气,强弓连发,射人先射马,连续干翻几匹,随即便有太监军上前一刀了结,侥幸逃过的却又被地上那家伙盯上,上马无路,下地嘛……

闺房撒欢儿的纯净洁白女孩私房照

清军还剩下四骑,依仗骑术竟逃出百米之外,李铁柱率随侍几番围堵都不凑功,气的破口大骂。

“往南截”常宇略一观察,随即下令。

随侍散开,东西北三面围堵,清军不得已只得打马难逃。

又追三里地,正在狂奔的清军突然人仰马翻,摔的半死不活,李铁柱率人狂追至跟前,看着栽在壕沟里的动弹不动的清军,嘿嘿冷笑,长刀扬起,白雪染红。

吴三桂动用数千民夫在城北挖数道壕沟本就是针对清军的骑兵冲阵,此时壕沟被白雪所掩,逃窜的清军慌不择路果然如小太监所料,一头栽了进来。

这一场厮杀还不到一炷香功夫,常宇率二十太监军硬撼清军十七人,清军军覆没,太监军无一亡,但几乎人人带伤,其中四人重伤。

清军尸体被集中一起扔进壕沟以雪覆盖,十七颗头颅挂在鞍边,十七匹清军战马死三伤六,被缴获。

“上将伐谋,这小督主却逞匹夫之勇,实让人无语”宁远北城头上唐通看着由远及近的常宇,摇头轻叹。

匹夫之勇?这小太监一肚子诡计多端,但他如此争勇斗狠却的确少见,吴三桂心中暗叹,常宇率部和清军探子酣战他和唐通程关注,一开始距离太远根本分不清谁是谁,但见激烈两人心都提到嗓子眼了,直至将清军溃逃摔如壕沟方才松了口气。

宁远城沸腾了,东厂督军太监率其部下二十人,在城外遭遇清军探子,双方血战,歼清军……不管是本地居民还是难民又或宁远军还是唐通部都闻讯上街,直奔城正中鼓楼广场。

十七颗鞑子人头,就挂在钟楼旁边,血已冰封,有的怒目圆睁,有的紧闭双眼,有的脸上惊恐尚在……围观人窃窃私语。

从百姓角度来说,鞑子都是杀人不眨眼的魔鬼,可恨可憎但更可怕。

从军人角度来说,清军凶悍不可敌,让他们闻风丧胆,甚至比百姓还恐惧清军。

然则就是这如魔鬼般勇不可敌的清军,却一战军覆没,杀他们的太监军二十人出战无一伤亡。

百姓指指点点,低声窃语,军人却集体沉默。

“鞑子不过尔尔,你们觉得他们无敌,是因为内心有了恐惧,久而久之的恐惧把尔等变成了怂蛋”小太监站在人头下一脸的冷笑扫视那些士兵:“事实证明这些鞑子没有三头六臂,也是血肉之躯,中了刀也会死,败了也会逃也和你们一样怂,只不过你们更怂!”

诛心之言,引起一片躁动,小太监却飘然而去。

巡抚府的偏院里,吴中正吐沫横飞的和几个没去参战的随侍吹嘘自己的威风,说到兴头眉飞色舞,那神情连天桥说书先生也不及他三分。

“匹夫之勇,还有脸在这给自己贴金,若是遇大股敌军,你下马等于找死,活活被战马踏死,有这吹牛逼的功夫还不如多去练练骑术!”洗漱完毕的常宇在堂内听他没完没了的吹实在忍不住怒斥,吴中便怏怏而去。

“一人杀了四个清狗,吴中此战当属首功,就是有点爱吹”,李铁柱在侧轻笑说道。

“他乃万人敌的将才,杀几个清狗便这番德行,瞧那点出息,何时才能成气候,不琢不成器的东西”常宇冷哼。

午时有人来报,城南十里有大队人马正在赶来。

常宇闻讯,携吴三桂,唐通,出南城去迎,神机营终于来了。

恭顺侯吴惟英满脸风尘,面色凝重,见了常宇等人连笑意都很勉强,他这种勋贵之后受祖上荫庇锦衣玉食何曾吃过风雪赶路,夜宿山林这种苦。

受苦是其次,恐惧才是由心的,虽掌管过京营,却从来没有带兵实战过,更没来过关外,此番头一次领兵出战,竟然是出关和强横的清军作战,这对于一个菜鸟来说,心理恐惧可想而知。

吴惟英是侯爵,身份尊贵,吴三桂和唐通对他礼遇周到,但论此时兵权他还略逊吴三桂,仅和唐通一个级别。

毕竟这里是吴三桂的主场,如何布阵打仗他有绝对的指挥权,吴惟英和唐通只算援兵,要听从调遣。

当然吴三桂上边还有一个真正的掌握指挥权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