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ulao2最新下载二维码

一叶扁舟渡江而来,常宇挎刀立霸气外露,吴三桂在江畔看了心头忍不住一叹,真乃人中龙凤,奈何是个太监。

常宇从船头一跃上岸,吴三桂赶紧整理一下表情拱手向前:“末将吴三桂,见过督主大人”身边马科,屠元等人也纷纷见礼。

“一别月余,柱国大人别来无恙啊!”常宇拱了拱手呵呵一笑满面春风看不出有什么愧疚之色。

“托督主大人的福,诸事安好,无非些风吹日晒罢了”。

常宇听出他话中有话,知道吴三桂心理的怨气还在,却也不说破,耸耸肩道:“出兵打仗不同京中享福啊,这风吹日晒雨淋的再寻常不过了,待平了贼乱之后咱们去南京城好好享受一番,咱家做东!”

“那末将就先谢过督主大人了”吴三桂躬了躬身皮笑肉不笑的说道,常宇赶紧还礼:“您是柱国,论官论衔都比咱家大,用不着这么客气”。

“军中不同别处,您奉旨督军论职您最大”吴三桂笑了笑,常宇也不同他争论笑了笑:“那王体中何在?”

王体中已经苏醒过来但脸上肿了好高,屠元那一巴掌力道太足,此时更是被五花大绑捆成了个粽子。

“怎么说?”常宇看着一身烂泥的王体中嘴角一挑。

“胜为王败为寇,我无话可说”王体中先前那股傲气早已荡然无存。

“既是如此,咱们就爽快些,本督就听你一句话!”常宇冷冷一笑,身边素净缓缓拔剑。

王体中长叹一口气,头一低:“但凭驱使,绝无二心!”

卷发可爱妹子在温暖的阳光下美丽动人

咔嚓一声,素净还剑入鞘。

常宇微微一笑探手将其扶起:“得王将军相助,如虎添翼,来人松绑”。左右便有人向前为王体中松绑。

“咱们先前所约还算不算?”王体中伸了伸胳膊揉揉肩头看着常宇问道。

“自然算,你端掉白旺,本督保你封爵!”常宇斩钉截铁,王体中重重点点头:“好!”旁边吴三桂闻言眉头一皱,向前一步道:“督主麾下并非这降将一人,若是其他人除白旺有功呢?”

常宇闻言目光在诸将脸上掠过:“本督在这当着诸位许诺,以功论赏,谁取头功本督便保谁封爵!”

诸将听了皆心血澎湃起来了,这话若是别人说听听就好,但常宇是金字招牌,周遇吉,黄得功,唐通都是跟着他才被封了爵,就连李岩都被封为八大柱国之一。

“是不是俺拔了头功也能封爵”王杂毛不知从哪里钻了出来,怯怯问道,常宇点点头:“那是自然!”

“你这狗日的!”王体中见到王杂毛不由大怒冲过去就要他一拳,只听咔嚓一声,老九拔刀架在他脖子上:“你要做甚?”

王体中顿感浑身冰冷一动不敢动:“我,我要……”

“不,你要的不是这个”常宇走过来将老九的刀拨开,然后盯着王体中一字一句的道:“你现在要的是为你那上万兄弟的前途着想,要的是想办法割了白旺的头给本督送过来”。

“督主大人说的是,卑职明白了”王体中受不了小太监的气势缓缓低下头抱拳拱了拱手,至此他总算接受现实明白自己的处境,已经不是贼首白旺手下的头目了,小太监也不再是他的敌人,而是顶头上司。

既已投降便要将自己知道的一切盘托出,树荫下王体中侃侃而谈知无不言:“前日卑职料得督主可能将对岸兵马遣往安庆,便令人传了口信给他,眼下他极有可能已返回安庆,但也不是绝对之事,因为那边并无消息传来”。

常宇陷入沉思:“此去池州府有三四百里,但安庆和池州却仅算隔条江,王体中投降的消息一旦传回去白旺会立即往池州增兵设置防线,看来池州府得费些功夫了”众人都想到了这一点,纷纷点头。

王体中咬了咬牙道:“卑职在池州城里留了百余人马他们对我忠诚的很,若立即遣人知会一声让他们封城或许还来得及挡住白旺”。

常宇摇摇头:“只怕去传信的人没命到池州,就算到了城里头你那百余人要么已为白旺所用要么已成白骨!”

“尽人事,听天命,不妨一试”旁边吕大器插了句话,余人附和,王体中见常宇也点头了便赶紧叫来一个心腹仔细交代了让其带几个人以最快的速度去池州报信。

“兵贵神速,咱们先做好失去池州的准备,但铜陵却不可再失,督主当立刻遣兵急往!若再慢一步极有可能连繁昌都丢了,末将愿提兵先往”吴三桂出列请战,王体中不甘居后:“卑职愿同去,铜陵和繁昌都是我的人,只要白旺还没听到风声就丢不了,若是吴将军独去或造成误会”。

“卑职请战!”屠元,贾外熊和老九也出列,甚至连马科也站了起来。

常宇低头想了一会问了几人兵马情况,得知吴三桂五千将士虽都在这边但战马多在长江对岸,马科南下时率部不足八千,骑兵仅两千同样大部分战马也在对岸,就连东厂两营也是这般。

“既是兵贵神速,自要是以骑兵为主,等不及对岸运送战马了,王体中你手头又多少骑兵?”

“仅千余”王体中赶紧回道。

常宇沉吟半响:“吴总兵你率五百骑同马总兵王体中先行,若繁昌未丢留马总兵驻守,吴总兵同王体中再去往铜陵,若铜陵未丢便驻防待后方大军”。

“为何不继续南下池州?”吴三桂皱眉问道。

“池州丢没丢,你们在路上应该就会得到消息了,没丢的话就赶紧驻防,不过以咱家推测,你们总归会慢上一步的”。

吴三桂点点头:“既是如此,那就不耽搁了,末将这便发兵”常宇应了,王体中突然又问道:“卑职可领多少兵马?”

常宇想了一下:“兵贵精不在多,百骑足也”说着看向马科:“余下皆归马总兵统领”。

王体中心知小太监让他仅率百骑前往自是为提防他。不过局面如此他也只得应了。

随后吴三桂几人开始调兵遣将,将王体仁那千余战马瓜分后直接开拔南去,这边常宇也已遣人去对岸给路振飞传令将战马部运送这边。

王体中有兵近七千还有数千的炮灰此时交由王杂毛接管安抚,在青戈江南畔集中上政治课,吴三桂的四千边军非常孤傲由沈江虎带队在长江畔休整等待他们的战马运送过来,马科的千余人也在近旁休整。

晌午虽已过,但众将士都没开伙自是饥肠咕咕,常宇令生火造饭,就在这时江北来信:常延龄所率万余南京兵马到了芜湖城。

常宇令其在城外扎营休整,让常延龄和汤国祚渡水来见。